全程监控,从源头确保羽绒品质!

2009年,世界各地羽绒生产中普遍存在的虐禽现象引发了动物权利组织的关注。他们发现:除了其他残忍虐待动物的行为之外,为了最大限度地增加体重,加速生长,从而获得肥大的鹅肝,鹅群被强制灌注进食,还要经历活体拔毛的痛苦过程。服装行业由于未能控制好生产链的各个环节而遭到批评。为了纠正这一问题,包括服装、家居和户外企业在内的各商家在业内发起了一项共同倡议。
得知了如此令人震惊的消息之后,我们决定进一步完善建设,深化与生产链各环节商业伙伴之间的合作。为此,我们咨询了专家和供应商,学习关于禽类饲养的各种知识,修改运输和屠宰流程,并不断与动物福利代表、兽医、羽绒加工商、运输公司以及水质和污水处理专家进行协商。我们听取他们的意见,整合他们的想法,并思考自己的意愿。我们找到了一家志同道合的羽绒供应商,双方就动物农场的责任化养殖达成了共识,并开始进行合作。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学到了很多东西,也会与他们分享针对这些问题提出的好想法或解决方案。

针对羽绒生产问题,我们进行了全面整改,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也因此于2010年获得了由瑞典志愿者组织“Animal Welfare Sweden”(瑞典动物福利)颁发的荣誉奖,这个振奋人心的消息也为我们的工作平添了不少动力。


www.jpg


获此殊荣说明我们已经步入正轨,从那时起,我们便一直沿着正确的道路继续前进。在为自己取得的成绩感到骄傲的同时,我们依旧努力获得更大的进步,不断完善生产流程,确保生产链的各个环节都遵循动物福利的最高标准。

与我们合作的签约农场,其主要收入来源是禽肉食品生产,而我们使用的羽绒只是农场的附属产品。我们只与一家特定的羽绒供应商合作,而供应商又与下面的数家签约农场和一家屠宰场合作。参与各方必须遵守Fjällräven行为准则中的各项内容,其中包括在饲养、运输、屠宰的整个过程中关于保障鹅群福利的相关规定。
Fjällräven的质量控制团队通过定期巡查监督生产过程,其中包括通知检查和突击检查 两种形式。独立于任何一方的瑞典兽医也会定期对生产环境和条件进行检查。而羽绒质量和洁净度则由独立的测试机构——国际羽绒羽毛检测实验室(IDFL)控制把关。

从孵化到成品羽绒生产全过程:

饲养
我们位于中国扬州的签约羽绒供应商,从附近农户手中购买种鹅,并在最接近于自然的环境中进行饲养,鹅群可以自由地结伴散步,游水嬉戏,绝对禁止活体拔毛和强制喂食。我们的质检员会对农场进行定期检查,评估鹅群的喂养情况、生活环境,以及幼鹅的孵化和养殖情况。

图片6.jpg

运输
从农场到屠宰场的路程有限,Fjällräven联合养殖场、运输公司、屠宰场和动物福利专家,共同研发出了一种可以最大限度缓解鹅群压力的运输方法;而且我们一直致力于不断改进方法,使活禽运输更加安全、高效。例如,我们已经开发出专用坡道装卸鹅群,而且我们要求司机都是非常有经验的,全程都会小心驾驶,以免对鹅群造成不必要的压力。


图片5.jpg

 

屠宰
Fjällräven的羽绒供应商坚持以极尽温和的屠宰方式为标准寻找合作伙伴,经过仔细筛选,最终确定了一家符合要求的屠宰场,并设代表在场监督,以保证羽绒全部来自签约农场饲养的鹅群。屠宰后,工作人员会将整理好的羽绒和羽毛放入专用麻袋封装,然后送往独立的干燥区。干燥区仅供Fjällräven使用,工作人员将晾干的羽绒再次装入专用麻袋,送至羽绒供应商处做进一步加工。

图片4.jpg

加工
羽绒供应商首先用环保洗剂清洗羽绒,清洗前,水质都经过净化和过滤,然后放入烘干机烘干。烘干后的羽绒会进入分毛机,按质量分类,并在新麻袋中封装保存。羽绒的蓬松度和隔热能力用CUIN(立方英寸/盎司)来衡量,数字越高,蓬松度越好,保温性能越强,Fjällräven产品只选用高CUIN的羽绒,而其他质量相对较低的羽绒则被全部出售。
为了证明羽绒的品质,我们邀请独立的检验机构——国际羽绒羽毛检测实验室(IDFL)对清洗后的羽绒进行检测。实验室会保存羽绒样本,以便与成品中的羽绒样本做对比。检测后的羽绒将装入印有“Fjällräven”字样的麻袋封装,并注明品质、数量和成分,这样一来,每次交付都可以追踪到羽绒的出处。最终,这些羽绒将发往指定工厂,用于成品制造。

图片3.jpg

生产
专用袋内的羽绒是Fjällräven产品唯一准许使用的羽绒填充材料,质管人员在场监督生产过程,确保外套、睡袋和其他羽绒制品全部使用质量合格的羽绒原料。我们会随机抽取样本进行双重检查,将他们与IDFL的样本进行比对。所有检测合格后,新的产品才会被发送至各个分销商。

图片2.jpg


各环节的一致性

与少数几个农场和固定屠宰场始终如一的密切合作,确保我们能够实现对羽绒品质的承诺,即:Fjällräven产品中的优质羽绒原料,始终遵循最高的道德标准,坚持人道生产的原则。